当前位置:梦之城官方网站 > 徐州新闻 > 社会 > 正文

帝王之乡话沧桑

2017-05-06  来源:中国徐州网-徐州日报  作者:  编辑:孟皓
核心提示:贾谊在《过秦论》中对秦国强大的渲染让人过目不忘,“吞二周而亡诸侯,履至尊而制六合,执敲扑而鞭笞天下,威振四海。”当秦始皇平定天下、志得意满之时,他肯定没有听到三个楚国人的“反动言论”。
  

◎宋传恩

贾谊在《过秦论》中对秦国强大的渲染让人过目不忘,“吞二周而亡诸侯,履至尊而制六合,执敲扑而鞭笞天下,威振四海。”

当秦始皇平定天下、志得意满之时,他肯定没有听到三个楚国人的“反动言论”。陈胜说:“王侯将相宁有种乎?”项羽说:“彼可取而代也!”刘邦说:“大丈夫当如此也!”这就是历史上著名的“秦末三叹”。

三声浩叹,发于民间,有如惊雷划过长空。历史的回声隐隐然传播了数千年,至今仍在我耳边回响。

秦始皇原以为做皇帝以己为“始”,传之万代,绵延不绝。没想到,“其兴也勃,其败也忽”,短短的十四年,中国历史上第一个中央集权的封建帝国便土崩瓦解,灰飞烟灭。

自然界中的存亡法则在历史的进程中得到验证,无论是历代名人,还是乡间庶民,感叹也罢,嘲讽也罢,其注解却至为精辟:“君子之泽,五世而斩”;“盛不过三代,贫不过三代”;“十年河东,十年河西”。事物的转变既有内部的因素,也有外部环境。哲学家说:“外因是变化的条件,内因是变化的根据。”

水载舟,亦能覆舟,其动因绝非水中之舟,而是舟中之人。若乘舟人只顾贪恋行程的风景,毫无疑问,疯狂后的灾难便会接踵而至。

秦始皇生前绝没有料到、死后当然也听不到那一声“天下苦秦久矣”的呐喊。正是这声呐喊,揭开了反抗暴秦的序幕。焚书坑儒,防患于未然,事物的走向却南辕北辙。三个厮混在乡村田间的农民成了他最后的掘墓人。“坑灰未冷山东乱,刘项原来不读书。”这变故绝对出乎秦始皇意料之外,历史给他开了一个残酷的玩笑。

秦失其鹿,天下共逐之,高材疾足者先得。在风起云涌的豪杰之中,刘邦自然是佼佼者,他一剑横空,纵横四海,三年灭秦,四年翦楚,奠定了四百多年的大汉王朝;至此,汉人成为中国人的代称,汉语成为中国语言的代称,汉字成为中国文字的代称。一个“汉”字,占尽天下风流。

“沛中父老讴歌入,海内英雄倒载回。”作为刘邦故乡的沛县,故以“帝王之乡”而名扬天下。几千年来,这千古龙飞之地伴随着历史的脚步,在经久不衰的帝王眷恋中,留下了许多有趣的话题。

帝王之源

“江南秀才山东将,陕北黄土埋皇上。”几千年来,因地域而形成的人文现象成为人们谈论不尽的话题。

沛县,地处汴泗之交,因水之利,因风之势,而占尽藏龙卧虎的王者地脉。汉高祖刘邦,明太祖朱元璋,两个皇帝,脉系一地。一邑之内,两龙曜日,让沛县成了名副其实的帝王之乡。

一方水土养一方人,这是毫无疑问的。孔子谓:“仁者乐山,智者乐水。”即为此理。“水土”就是“环境”,“环境”决定“仁智”,因而沛县人的人文精神,处处都打着沛泽与泗水的印记。

说到沛地,历代常用“平畴沃野,汴泗交流,宜于农桑,适于生息”加以形容。但是,黄河之水的屡次侵犯,却给居住此地的人们带来一场场噩梦。从周定王五年(前602年)始,进而汉、魏、唐、宋各代,人们因黄河犯境不得不一次次流离失所。日月交替,世事沧桑,时间在磨洗了所有的痛苦之后,将一种坚强的个性和柔韧的处世精神注入沛人的血脉。沛人性情豪爽,仗义疏财,尚武重礼,敢恨敢爱,无不与黄河的淘洗有关。司马迁在《史记》中记述:沛人酗酒好斗,不善积蓄。他从另一个角度佐证了沛县人的形象。

如果说刘邦因出生于沛地而成为一代帝王,这有失偏颇,但本土文化对他的影响却是不容置疑的。秦末,豪杰并起,风起云涌。刘邦从众多起义者中脱颖而出,成为一代帝王。“时势造英雄”,这是最好的注解。当然,从古至今,对于是“时势造英雄”、还是“英雄造时势”,便争论不休。孟子断言:“五百年必有王者兴。”而纵观历史,许多机会往往是稍纵即逝,只有那些顺应天时,把握大局的人才能登上历史的舞台。

刘邦以“平民”成为一代帝王,非议之声,不绝于世。这些毁谤多来自那些舞文弄墨之人。自古文人论道,各执其是;著书立说,往往偏执一词。早者有阮籍,他登临广武城,观楚、汉交战处,曾叹曰:“时无英雄,使竖子成名!”晚者有李宗吾,他著《厚黑学》,曾风行一时。在书中,他自执一词,大诋刘邦。

北宋何去非论汉高祖,颇为公道:“汉高帝挟其在己之智术,固不足以定天下而王之,然天下卒之归者,盖能收人之智而任之不疑也。夫能因人之智而任之不疑,则天下之智皆其资也,此所谓真智者也。又其所负者,帝王之度……”

刘邦出身低微,一介农夫,却仁而爱人,知人善任,乐于倾听,肯于纳言,任萧、曹之文,用良、平之谋,骋陆、郦之辩,真可谓驾轻就熟。且看运筹帷幄之中、决胜千里之外的张良,镇国家,抚百姓,给饷馈,不绝粮道的萧何,连百万之众,战必胜,攻必取的韩信,这“汉初三杰”,是何等人物,都能俯首听命,助刘邦灭秦翦楚,平定天下。这足以证明刘邦是一位不同凡响的英雄。

反观阮籍,虽自称有济世之志,但慑于司马氏之威,或闭门读书,或登山临水,或酣醉不醒,或缄口不言,躲进竹林,苟且偷安,其德其行,令人侧目。“竹林七贤”,“贤”从何来?而李宗吾者,乃民国狂人,从古骂到今,只有他自己是个好人。此辈人物,评点历史,十有九偏。

“夫小人之儒,惟务雕虫,专工翰墨,青春作赋,皓首穷经;笔下虽有千言,胸中实无一策。”诸葛亮下江东,舌战群儒,对舞文弄墨之人的反驳如匕首击其要害,令人叹服。

对古代帝王,毛泽东多有评价。他认为,在封建皇帝里,刘邦是“最厉害的一个”。他说:“项王非政治家,汉王则是一位高明的政治家。”历代皇帝,很少有人能入毛泽东的法眼,他对刘邦情有独钟,真是惺惺相惜了。

帝王之旅

“秦世失其鹿,丰沛发龙颜。王侯与将相,不出徐济间。”刘邦灭秦翦楚,一统天下,大批的沛人功勋卓著,因而被封侯者多达39人。萧何、曹参、周勃、王陵、灌婴则位尊丞相。众多显贵,同出一邑,成为千古美谈。周勃、王陵、灌婴同居安国小镇,相距不到五里,故有“五里三诸侯”“五里三丞相”之美谈。汉代的沛县功臣们不可能想到,两千多年之后,他们的故园竟能成为后人争相畅游的一道风景。

斯人已逝,白云千载,青山依旧在,几度夕阳红。

而今,漫步沛城,历史的旧迹尚在,歌风台、汉高庙、琉璃井、射戟台……岁月悠悠,千载而逝,虽物是人非,景非昔比,但任何一块沾满历史遗痕的残砖断瓦,任何一片浸透硝烟飞尘的竹简尺牍,都能把你带到鸿沟对垒的喧嚣之中,俯视金戈铁马的交争,聆听四面楚歌的哀鸣,汉代沛人驰骋疆场的身影会时时浮现你的眼前……

樊哙,这位以杀狗为业的寒门屠夫,跟随刘邦征战,打胡陵、攻城阳、下户牖、攻武关,至霸上,屡次登城陷阵,其捕斩有功的勇猛形象已被历史的时光消磨,但他在“鸿门宴”中临危不惧、舍身救主的英姿却永远定格在人们的记忆中。

想当年,项羽鸿门设宴,意杀沛公。樊哙见状,大叫:此迫矣!臣请入,与之同命!持剑盾闯入项羽营帐,西向立,凝视项羽,目眦尽裂,头发上指。项羽叹道:好一位壮士!捧起项羽的赐酒,樊哙正色而斥:“臣死且不辞,岂特卮酒乎!”正是靠了他的粗豪威猛、凛然无畏,这才化解了一场危机。

谈到曹参,人们总会想起“萧规曹随”的成语。萧何死后,曹参继任丞相。虽然两人有隔阂,但曹参“举事无所变更,一遵萧何约束。”一切公务,悉照旧章,清静治民,乐在其中。这足以证明曹参的自知之明和举事有度。曹参跟随刘邦多年,论战功当列在诸将之首,如下几个数字,最有历史的分量:数年征战,他总共打下了两个诸侯国、一百二十二个县,俘获诸侯王二人、诸侯国丞相三人,将军六人、郡守、司马、军候、御史各一人。

“汉业艰难百战秋,焚身原不为封侯,敢于诳楚乘黄幄,遂使捐躯重泰丘。”此诗赞颂的是汉将纪信。一个在刘邦帐下的将军,因荥阳“诳楚成汉”之举,遂名载青史。荥阳对垒,刘邦被项羽围在城中,兵疲粮缺,形势危急。纪信主动请缨,扮作汉王,诈降项羽;而刘邦则借机逃出。纪信败露,被项羽举火烧死。

论及率领汉军出陈仓、定三秦、擒魏破代、灭赵降燕,直至垓下全歼楚军、无一败绩的韩信,就不能不提到慧眼识英才的萧何。“月下追韩信”的故事,至今仍在民间流传。没有萧何的倾力荐贤,韩信何有“韩生高才跨一世,刘项存亡翻手耳”的美名。

最令人惊奇的是,在刘邦的众多将相中,除张良出身名门外,萧何、韩信、樊哙、周勃、王陵、灌婴、夏侯婴等,大多出身低微。曹参是狱卒,樊哙是狗屠,周勃是吹鼓手,灌婴是布贩,娄敬是车夫,韩信是流浪汉,都处在社会的底层,不为人看重。很难想象,那丢掉唢呐的吹鼓手,扔掉鞭子的车夫,踯躅街头的流浪汉,处在腥风血雨的战场上,竟然展现出惊人的才能。他们经过战争的洗礼,出将入相,成为汉初著名的布衣将相集团。这真应了“王侯将相宁有种乎”的预言。兴废在人谋,时势造英雄;翻看青史,点数王侯,复杂的心情难以言表。“劝君莫说封侯事,一将功成万骨枯。”面对秋风中漂浮的落叶,我想啸傲出心

中的压抑。

不以成败论英雄!这种论断道出对英雄的解释应有多种。自古成者王侯败者寇,面对历史中的刘邦、项羽,判定者多与他的地位、出身、心态有关。

项羽,面对的是“一剑落取千颅面,万古英雄自刎别”的无奈;刘邦,则别有“登台作歌醉眼白,俯视四海诸侯王”的潇洒。同时举义,分道扬镳,命运竟如此天差地别,历史的诡异多变出人意料!一个人、一个国家、一个民族,大运转变,会在须臾之间。因为一个仓促的决定、一个怯弱的退让、一个大胆的冒险、历史就变成了另一种模样。

什么“奉天承运”,什么“天子临世”,那是坐在龙椅上的当权者既想安抚别人,也想鼓励自己,一句润了色的谎言而已。

毛泽东讲:人民创造历史。换句话说,在历史转折的关键时刻,人人都能创造历史。但是,任何机遇都不会垂青于无动于衷的人。

帝王之歌

“大风起兮云飞扬,威加海内兮归故乡,安得猛士兮守四方。”

淮南王英布起兵谋反,刘邦率兵亲自征伐,平定凯旋,路过沛县,置酒沛宫,宴请家乡父老。酒酣之时,击筑高歌,并令百二小儿和之。刘邦作诗不多,凭其一首《大风歌》,而被誉为“千古人主第一词”。《大风歌》虽然只有三句,但气势恢宏、豪迈雄壮,极富帝王气派。纵观历史上的开国之君,多不擅长诗词文章,但偶而为之,其气势即非常人所能企及。

明人王世贞在《艺苑巵言》称道:“《大风》三言,气笼宇宙,张千古帝王赤帜,高帝哉?”

尽管《大风歌》唱于两千二百年前,由于歌中凝聚了刘邦对故乡父老爱怜的情感和图谋霸业的壮志,因而,它有了历传不衰的魅力。

今天,我们站在歌风台前,已无法揣度两千多年前刘邦击筑高歌的心情。试想,一介布衣,提三尺剑,破秦灭楚而成就帝业。游子归乡,是要显露衣锦还乡的张扬?还是要展示光宗耀祖的浅薄?抑或游子归来对父老乡亲的安抚?种种猜测,都脱不了文人的自作多情,而作为一代帝王,刘邦绝不会被这枝枝蔓蔓的情感所左右。身居沛宫,心忧天下,一句“安得猛士兮守四方”,就是最好的表白。

刘邦难得作诗,一生只留两首,即《大风歌》和《鸿鹄歌》。《大风歌》和《鸿鹄歌》见证了他人生的两个侧面。前者大有平定天下、志得意满的得意,后者则充满人老无刚、剑老无芒的无奈。仅凭两首而坐定“千古人主第一词”的交椅,多有人不以为然。诗言志,歌咏情,读诗吟歌,从不以多少作为成果的考证。乾隆皇帝一生诗作多达四万首之巨,借问诸君,又有哪一首诗深嵌在人们的记忆之中。

作为一国之君,想的是治理天下,诗多诗少,又有何妨?在历史上写得一手好诗且在文学艺术上颇有建树的皇帝大有人在。“问君能有几多愁,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。”南唐后主李煜被称为“婉约派”四大旗帜之一;其语句之清丽,音韵之和谐,几乎空前绝后,把后世多少专职文人比得羞愧难容。

宋徽宗赵佶,诗、书、画三绝,他创立的瘦金体书法独步天下,至今仍为书家津津乐道。“彻夜西风撼破扉,萧条孤馆一灯微。家山回首三千里,目断山南无雁飞。”从他诗歌的凄婉,便看出诗人的才情。但是这样的“文化皇帝”虽然才华横溢,却不能君临天下,误国误民,丧权辱国,又有何用?

为君之道,正其身,存百姓,安国家,乐以天下,忧以天下。至于诗作的多少,诗歌的长短,质量高低,价值如何?多是书生迂腐之论,不信也罢。

帝王之魂

尽人皆知,文化不仅是一个地区的资源,同时也是属于全民族的。现在名人之争已到了白热化阶段,连“西门庆”也成了争夺的对象,真叫人哭笑不得。正在全国疯传的“十大名人之争”,好在刘邦不在其列。《史记·高祖本纪》载:“高祖,沛丰邑中阳里人。”这是司马迁发给刘邦的身份证。刘邦平英布,在沛宫宴请故乡父老。从另一个角度,让我们得到了切实的佐证。

名人生于何处,其实有个大小概念和大小范围之分,对江苏来说,刘邦是徐州人;对中国来说,刘邦是江苏人;对世界来说,刘邦是中国人。

当年,面对诸葛武侯的襄阳隆中和南阳卧龙之争,南阳知县顾嘉蘅曾左右为难。最终,他想出一副联语,用以平息襄阳、南阳两地人的纷争。其联曰:

心在朝廷,原无论先主后主;

名高天下,何必辨襄阳南阳。

名人故里之争,之所以热度日炽,内在原因不言自明。如果说是单纯为了尊重历史,勘察地理,原本无可厚非。表面的“文化之争”,实则是“利益之争”。把名人文化资源作为利益砝码,这无疑是对传统文化的一种扭曲和炒作。

汉文化是历史赐予沛县最大的财富。在整合、弘扬汉文化优势资源上,沛县历届政府均作出了很大的努力。今天的沛县,遍布城乡的两汉文化景观向人们展示了得天独厚的汉文化资源:歌风台、高祖原庙、大风歌碑、泗水亭、射戟台、琉璃井、沛公园……每一处景点,都蕴含着一段动人的历史故事,常常把人们带到两千多年前神秘异常的汉代。

特别是两年一度“刘邦文化节”的举办,提高了沛县在国内外的知名度,使沛县汉文化资源得到充分的传播和张扬。文化搭台,经贸唱戏,进而吸引了大批海内外人士来沛县考察、投资兴业。现在刘邦文化节已成为面向海内外的节庆盛会。在2010 年,刘邦文化节被评为“全国十大品牌节会”,绝非偶然。

2010年3月28日,在沛县歌风台前,沛县隆重举行“刘邦文化万里行”启动仪式,这项大型的“文化行走”由沛县发起,联合河南省永城、荥阳、陕西省咸阳渭城区、汉中市汉台区及山东省定陶,共同举办这一盛事,让这四省六城的人们,因地缘相近、血缘相亲、文缘相承、商缘相连、法缘相循而将心脉紧紧地联系在一起,以文化游走的方式,创造出全新的文化产业新格局,显示了这六个城市的管理者和谐共赢的大同精神。

如今沛县独具一格的汉风汉韵为汉文化的研究提供了优越的条件,汉文化研究方兴未艾,其研究成果已引起海内外学者的极大关注。可以相信,沛县历史文化的区位优势终会变为学术优势,为沛县经济腾飞起到积极的作用。

今日的沛县,这片帝王之乡的热土正在演绎着新的辉煌:全国文明县城、国家园林城市、全国最佳生态旅游县、最佳历史文化名城、全国百强县……这一系列的桂冠就是最好的证明。

“帝王之乡,滨湖之城,绿色之都,好人沛县”,生于斯而长于斯,我们参与创造,我们享受创造,我们更期待着新的奇迹出现。

新闻爆料:0516-82345678  商务合作:0516-85792397 13775881757

版权声明: 徐州报业传媒集团旗下媒体徐州日报、彭城晚报、都市晨报、中国徐州网所发表之文章与图片,受《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》的保护,未经书面许可不得转载。 部分网站的侵权行为,如擅自转载、更改消息来源以及抄袭等,徐州报业传媒集团及其旗下媒体已经委托有关部门收集相关证据。 本站部分资源来自网络,如有侵犯您的版权及其他权益,请及时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核实情况后进行相关删除!

    继续阅读
  • 迎宾快速路 进入路上施工新阶段

    要闻 / 时间:2017.08.22

    8月20日,市迎宾快速路首个承台、墩身钢筋一体化施工作业吊装完成,标志着该工程建设进入路上施工新阶段。……

  • 宜业宜居宜游新气象

    社会 / 时间:2017.08.22

    车间里,工人们加班加点忙生产、赶进度;建设工地上,建设者们挥汗如雨,紧张有序;田间地头,随处可见村民在采摘果品、管理水稻……

  • 16名徐州大学生自费异域支教

    社会 / 时间:2017.08.22

    在这个暑假,江苏师范大学敬文书院的16名大学生选择了一种特别的方式度过——境外支教,他们通过深圳的一家国际义工组织,报名……

  • 创建“家亲家爱”品牌 让困境者生活更幸福

    要闻 / 时间:2017.08.21

    园林风光、鸟语花香,犹如一所天然氧吧,市社会福利院一片生机盎然。“让老人们在这里颐养天年,让孩子们在这里健康成长”。……

  • 云龙竞放“文明之花”

    社会 / 时间:2017.08.21

    8月,随着我市创建全国文明城市步伐的迈进,清新的“文明之风”吹过云龙的每个角落。……

博评网